我錯了可我仍想逃離那個家

  “我知道我是個千夫所指的人,但是感情往往無法控制,再加上各種各樣的外部因素,我也不想求得誰的原諒了,只想盡快做出一個決定,擺脫痛苦的狀態。”馬毅銘承認自己背叛了家庭,卻又嚮往那讓他身心愉悅的感情。到底要不要捨棄一切,奔愛而去,是他難以決斷的事情。   沒有溫情的妻子   昨天晚上,我以加班為名在辦公室呆到很晚,但做的事情與工作無關,我一直在給明悅發微信,沒別的,就是想和她說說話。我心裏太苦悶了。可是明悅回了幾句就不再理我,她說過,希望和我就此斷掉,否則只能在這骯髒的泥沼中越陷越深。   我也不想這樣,我也想給明悅一個承諾,給我們的感情一個歸宿,但是我已婚的身份不允許我有自由選擇的權利。我女兒剛上小學,那麼聰明可愛、無憂無慮,一想到她,我所有的決心都會動搖。   我在辦公桌上趴了很久,直到淩晨才回家。妻子賈紅和女兒早就睡了。兩年多前妻子就沒在我們的臥室睡過,在她心裏,女兒是第一位的,她每天晚上必須陪著女兒睡。我提醒過她,太以孩子為中心,反而對孩子的成長不利,她反倒搶白了我一通,說我從來不願在生活上多費點心思照顧孩子,什麼都扔給她。   所以,回到家裏我常常有挫敗感,做什麼事情都得不到肯定,反會招來一頓奚落。   原來不是這樣   說句公道話,以前的賈紅並不是這個樣子,只是被生活這把殺豬刀給切割成了這樣吧。   我是讀研時認識賈紅的,我們在同一所大學,當時她也在準備考研,好幾次在自習室坐在一起。由於我每次都到得早,她就經常拜託我幫她占位置,一來二去我們成了朋友。我在她考研的過程中給了她不少幫助,最終她順利考上。我們差不多在那個時候也確定了戀愛關係。   賈紅很聰明,性格直爽,做事也利索,剛開始戀愛時正值我寫畢業論文,她只要沒事就過來照顧我,給我做好吃的,還幫我拆洗床單、被褥,有時順帶著把我室友的床單也一起洗了,因此深得大家的歡迎。   我畢業後進了一家金融公司,做得還不錯,如今已是較高職位的管理層。賈紅畢業後在煥膚霜銀行工作,收入也比較高。   由於我們兩人的家庭條件都還可以,買房結婚什麼的也都很順利。我的工作強度和壓力比較大,所以婚後我能抽出來陪賈紅的時間不多,家務也幫不上什麼忙,我只能用金錢來彌補。賈紅對此非常不滿,尤其是有了孩子後,她的怨言越來越多,說我不陪她,不管家,不管孩子,除了錢,我對這個家沒有任何貢獻。總之,我在她眼裏一無是處。   漸漸地,我們夫妻的關係變得已經沒有融洽可言,賈紅越是對我各種挑剔指責,我就越是反感,不想和她多說話,這又激起她更大的不滿……形成了一個惡性循環。   我想為她離婚   就在我的婚姻變得令人無奈、厭倦時,明悅出現了。她比我小10歲,是個明眸皓齒、性情溫和的姑娘。她是我一個客戶的助理,客戶的很多事情都由她過來辦理。   明悅很健談,說話時總是笑眯眯的,我們談完公事總會留點時間閒聊。接觸多了,我發現她年齡雖然不大,但是特別善解人意,而且很會安慰人,我有什麼煩心事跟她聊完,心情都會變得輕鬆很多。   慢慢地,我對這個姑娘的感覺發生了變化,每天都想見到她,和她說說話,若有一天沒和她聯繫,心裏就空落落的。直到有一次,她的話點破了我們之間的關係。   她說我在她眼裏就是男神,她崇拜我,和我在一起覺得特別溫暖、安全。我能不懂她的意思嗎?對我而言,她也是我的精神慰藉啊,她對我的體貼、關心,包括崇拜,和對我工作能力的贊許,都讓我如遇知音,讓我感到了前所未有的被尊重。   我們就這樣不可自拔地陷入了一段不該開始的感情。明悅知道我已婚,她也從不提要我離婚的事,只是偶爾會流露出想和我生活在一起的願望。我知道我應該給她一個名分,我也清楚自己的婚姻已經難以挽救,可我下不了拋棄孩子的決心。   我和明悅在一起大概半年左右,她對我說,她堅信和我在一起會幸福,假如我沒法離婚,她可以理解,但不能再等下去了,也希望我們不要再聯繫。   果然從那以後,明悅不再主動聯繫我,我找她她也不肯見面。我不是沒想過離婚,估計賈紅也會化妝班憤怒地同意,只要我提出來。可是我若真的提出,那一切就沒有挽回的餘地,我到底要不要這樣做呢?   記者手記   重複的戲碼   幾乎每一個背叛婚姻的男人,都有一個不可理喻的妻子,她們要麼嘮叨,要麼沉悶,要麼懶惰,要麼強勢,總之就是一身缺點,就是沒有婚外的那個人體貼、風情、乖巧、懂事。只是,到底是什麼讓那些本來也嬌豔欲滴的女孩變成這個樣子的呢?   作為她們的丈夫,有沒有反思過自己的責任?把婚姻的無趣歸結到妻子身上,解決的辦法也只是在婚姻之外再尋找一個知音,那婚姻還有多少存續的必要呢?假若自己不反省、糾錯,就算和另尋的她再組家庭,誰知道又會不會是上一段的重演呢?

この記事へのコメント